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玉琳国师母寄儿之家书

玉琳国师母寄儿之家书

以下这百十字,乃为清代高僧玉琳国师之母于儿子出家后寄去的一封家书,母爱的至情,真挚感人。

“我与汝夙有因缘,始得母子情分。恩爱从此永绝!怀汝时,祈神祷佛,愿生男子,胞胎满月,命若悬丝!生下男子,如珍宝爱惜,乳哺不倦,辛勤劳苦。稍为成人,送入书堂,或暂时不归,便倚门悬望。父亡母存,兄薄弟寒,吾墙角依靠。娘无舍子之心,子有丢母之意。一时汝往他方,日夜常洒悲泪,苦哉苦哉!既不还家,只得任从汝便,再不望汝归也。不愿汝学王祥卧冰、丁兰刻木,但愿汝如目莲尊者,度我生方,如其不然,郁结犹存。”
 

节摘自:《佛教文化》1996年第2期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2 Comments

后台朋友

后台朋友

莎士比亚说:“人生如舞台。”

人的一生有前台,也有后台。前台是粉墨登场的所在,费尽心思化好了妆,穿好了戏服,准备好了台词,端起了架势,调匀了呼吸,一步步踱出去,使出浑身解数:该唱的,唱得五音不乱;该说的,说得字正腔圆;该演的,演得淋漓尽致,于是博得满堂彩,名利双收,踌躇满志而归。

然而,当他回到后台,脱下戏服,卸下妆彩,露出疲惫发黄的脸部时,后台有没有一个朋友在等他,和他说一句真心话,道一声辛苦了,或默默交换一个眼神,这眼神也许比前台的满堂彩都要受用,而且必要!

后台的朋友,是心灵的休息地,在他面前,不必化妆,不必穿戏服,不必做事情,不必端架子,可以说真话,可以说泄气话,可以说没出息的话,可以让他知道你很脆弱、很懦弱、很害怕,每次要走入前台时都很紧张、很厌恶,因为你确知后台朋友只会安慰你,不会耻笑你,不会奚落你。

况且,在他面前你早已没有形象可言了,也乐得继续没形象下去。人生有一个地方,有一个人,在这人面前,可以不必有出息,可以不必有形象,可以暴露弱点,可以是全身弱点,这是很大的解放。有此解放,人可以在解放一阵子之后,重拾勇气,重披戏服,再次化妆,再次端架子,走到前台去扮演好需扮演的角色,做一个人模人样的人物,博得世俗的赞美。  

《林语堂选集·后台朋友》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如果文人是感性的

如果文人是感性的

 

如果文人是感性的,我想我的理性很多时候占据了我该有的感性。因此,我不是一个很好的笔耕者,但却又热衷于抒怀自己的情感。尽管如此,我对人性仍是有所保留的,因此许多时候我的情感是保留下来的了。 

中学时期,有位同学就如此形容我——一团没有感情的死肉。我想,我是没办法不承认的了。至少我很多时候就是没有太多感情上的表现。我的一笑、一怒、一悲,都被我浓浓的理性思维给控制下来,反应感情出来的我是那么的拘谨。  

或许,我的成长过程是比较封闭。我的童年没有天真、我的少年没有好动、我的青年没有激昂。我表现出来的童年、少年与青年,竟是乖巧、文静与诚恳。或许,我偶尔的动怒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但很多时候我的火是不热的。只是没有感情的脸,谱上的竟是严肃。  

我坦诚认为自己是孤僻的。我从来认为的“朋友是生命中的过客”,让我没有注入太多感情予相识者。我的待人处世都不圆滑,但我却自认待人以诚。为此,我给了自己一个最好的借口——且君子之之交淡如水,淡以亲!  

在我的相识里,除了师长们的扶助与提拔,我想妙云学苑里的屋友是我比较付于感情的了。扪心自问,我初进妙云学苑也只打算把那里当成一所宿舍。我还是选择封闭自己的,还是选择把妙人当成相识者,而并非我认为层次上更高的“朋友”。然而,二年半下来,我在大家的笑声、欢乐声的感染下,渐渐绽放自己的感情。我开始投入维持友谊之道,初尝在外靠朋友的真意。  

然而,我最终还是感觉到世界上是没有永恒不变的。我最终还是证实了“朋友是生命中的过客”。那一位此刻与你很近距离的同屋或同房,大家本来都很陌生的,然而,下一刻,他毕竟还是与你越距越远。如果真的只在乎曾经拥有,美好的回忆已然足够满足一段友情的养分,那朋友是生命中的过客一直就是对的。  

回想起来,同时期妙云学苑的屋友散去也有半年了。半年了,我在妙云学苑的不远处落脚,偶尔也回去那里了。然而,那里不再是属于我们过去欢呼的家了。如今的感慨,不再是当初离去前的不舍,而是我们认知价值里的友情,又还可以在彼此的回忆里,荡漾多久?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一年后的踌躇

一年后的踌躇
 
去年此时,我仍在大学进修。在最后的学习阶段,我一直深深为自己的前程感到彷徨。毕竟我主修的中文系并非专业科系,踏出象牙塔的同时,可能就是失业了。新年期间,当我面对极度关心我的亲戚长辈,我就只好推说自己将会继续学业,成为研究生。因此,成为研究生成了我的理想。
 
我在大家注视的情况下, 走出象牙塔,走进了社会大学。我从农历新年到五月的毕业旅游,漫漫长的五个月,我是如此缥缈地走过了我的离校生涯。我的脚步是有点踌躇的,因此,我选择了一边进修、一边工作。我算是非常幸运,没有太多的申请,很快就得到了一份算是不错且安逸的工作。也是妙云学苑毕业生里第二个能够养活自己的人。然而,我的研究生申请至今仍没有着落。
 
在拉曼大学工作半年内,我申请了马大与新国大的研究生,也进行了两份研究计划的报告书。至今仍在等待当中。无论如何,这一路走来的贵人,是让我的步伐更为坚定的。半年后,我选择离开了拉曼大学。
 
如今,我投身在“研究”工作。但却因为个性上的关系,我从来不太透露自己的工作,只有家人、朋友、数位师长知道。那是一份我从来没想过会碰触的工作,从不在我理想、梦想内出现过的。然而,我就如此在众人企羡的目光下,开始了现在的工作。
 
没想到一年过去了,如今春节也逼近了。凭我现在的正职与兼职,我肯定不用担心亲戚长辈的“极度关心”。甚至讨好的话语与亲切问候早已铃铛铃铛似传到我耳边。然而,今年的此时,我却重复着进行去年的动作。我仍在搜索海外大学的资料,仍在填写大学申请表格、奖学金申请表格。
 
回望同期的同学,大家似乎已找到自己喜爱的理想,也开始着自己理想的教育工作。妙云学苑的同屋们,大多数也在无情的职场上骋驰。大家不再为前程而感面向人生交叉点。而我,却仍为自己的前程与理想,重复着去年此时的动作!
 
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这一年里,我竟然没有什么长进,仍在踌躇!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我的硕士申请,困难重重!

我的硕士申请,困难重重!

敬致:

——马来西亚高等教育部副部长拿督翁诗杰先生,

事项:投诉马大中文系不能以中文写硕博论文

您好。

我是马来亚大学中文系二零零六年的本科毕业生。初入大学,我即已作了修读硕士的决定,毕业后我依照了大学当局的规定,完成了硕士研究论文的计划书。就在那个时候,中文系(当时的系主任为苏庆华博士)那里传来正准备向大学当局申请放宽论文书写语言。因此,我暂缓了自己的申请计划,等待思想开放后大学当局的消息。然而, 这一等,我等到新旧系主任交替。

马大中文系课题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马大校长拿督拉菲雅莎林Datuk Rafiah Salim)曾针对马大限制中文系硕士与博士论文以国文及英文撰写一事,如此表示的:

校方鼓勵學生以國語及英語撰寫論文,但校方並沒有阻止學生以其他語文撰寫論文。 只要院方確保擁有足夠及專業的論文導師及校外評審,那麼校方將允許學生以其他語文撰寫論文。馬大文化學院必須向評議會呈交相關文件,讓學生以其他語文撰寫論文,那麼校方就會批准有關申請。  

“可是,我們至今沒有接獲中文系的申請,學院與系主任應該向評議會呈交相關文件。”

  拉菲雅強調,一般上,學生以阿拉伯文、華文及淡米爾文撰寫論文都不會有任何問題。

(星洲日報‧2006/08/24

看到校长如此开明的回答,我仿佛看到了一道曙光。我因此重新回到了申请表格“论文书写语言”一栏。“论文书写语言”一栏只设有马来文、英文与阿拉伯文三项选择,也并没有“其他”语言的选择。百思不解的情况下,我开始向系方了解该如何进行中文为论文语言的申请。然而,系方对于相关的申请也不甚了解,中文系因此写信向院方探问有关的申请方法。结果,几个月过去了,我仍然得不到一个源自院方合理及满意的答复!于是乎,我只好靠自己的毅力与坚持,呈上硕士学位申请表格, 同时附上一封公函,表明了自己要求论文书写语言为中文。申请硕士学位论文以中文书写,相信我是第一人了。

日子一天天地流逝。

马大以往处理硕士学位申请只需短短不足两个月时间,申请者即可以知道自己的申请是否合格。我凭着不算差的学术表现与呈上详细的研究计划书的申请,最终竟然没有得到回复。我再一次向中文系导师那里了解,可叹的是我的申请竟然从来没有交到中文系。在中文系系主任张丽珍师(博士)的催促下,文学院副院长(研究生事务)总算要在2007115日召见我。

2007115,,还有中文系系主任张丽珍博士,一同会见文学院副院长. 副院长对我说,大学从来没有允许研究学位论文以马来文或英文以外的语言书写的例子,对于马大校长在报上的谈论,更视为华文报误传的谣言。在面对如此的情况下,明显地我的申请是被判死刑了。对于我申请用中文书写中文系硕士论文,甚至被他揶揄为我的语言能力掌握不好,蓄意挑战马大多年来的行政运作!

我实实在在地失望了。对母校马来亚大学失望了、对马来西亚高等教育失望了、对马来西亚华文媒体的新闻权威失望了、对中国大陆崛起中文迈向全球化失望了、对马华公会两位领袖的敦促失望了。原来一直以来我、我们、乃至整个华社是被蒙在鼓里的。原来,我们多个月以前对马来亚大学的立志求新革变,乃至重新省思大学的学术水平及世界大学的排行,都只是一个伟大的天方夜谭。

在会见文学院院长的同时,张丽珍系主任告诉院长,马大中文系认真看待我们学生的申请,并强调开放以中文书写论文将受到各方的欢迎,以吸引更多的有志者申请到马大来进修研究生。副院长还是不接收这样的说法,他接二连三提出不合逻辑的理由来反对,诸如文学院院长、大学高层都不谙中文,不能理解中文书写的学位论文等等。

回想起马大校长的大话——有足夠及專業的論文導師及校外評審,那麼校方將允許學生以其他語文撰寫論文。不禁觉得好笑,中文系的学位论文不用中文书写,才会面对论文导师及校外评审不足。而如今的问题,竟然也跑到院长那里去了。这根本就是四两拨千斤的把戏。我为之无言。在院长最终的诘问下,我只好决定继续等待校方高层商谈以后的决定。

作为一个社会新鲜人,我没有太多的动机与目的。我纯粹热爱我的母语与文化,因此选择了中文系;我纯粹敬仰学术与人文思想,所以选择修读硕士;我纯粹因为文献研究资料为中文,方便我们进行书写,所以选择用中文书写我的硕士论文;我纯粹热爱我母校马来亚大学之前对我三载的培育,加上丰富的人文精神、优秀的专业导师、廉宜的学费,因此选择在马来亚大学的研究所深造。然而,我就为了我的这些纯粹,赔上了大半年的时间在申请一个研究生的学位。

眼看同期毕业的同学,他们因为选择离开马大到其他的私专或海外去深造,即将在半年后就可结束研究生课程。而我,该届同学当中最早决定继续深造的,相信一年后仍然迷茫于马大校方对我的申请!悲哉!

马大中文系2006年本科毕业生

黄子荣敬启

200725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春风吹来了

春风吹来了
 
不知不觉,春风吹来了,农历新年有快来临了。
 
如果不是今天走了一趟圣淘沙巴刹,亲眼见到了“来了”扫荡行动,我想我还会对今年慢热的春节无动于衷。回到佛友会,屋友为了应节而播放的新年乐曲,不尽然地告诉我新年真的要到了。
 
时光流逝太快,我在忙碌的生活中渐渐地忘了新年这一回事,也在低落心情开始迎接春节。或许,对我来说,新年不过是一个假日,我不会太注重一些的新年陋习,如一定、必须买新衣、穿新衣;也不会强调一定要拜年收多多红包、赌博、放烟火、暴饮暴食等。我不但不注重,而且还反感。我过去十年来的新年,是多么踏实的假日。
 
在游子城不觉快要四年了,过去三年都在妙云学苑迎接、度过我的春节,今年我还是头一朝没在那里迎接新年。虽然如此,前天竟也欣然地回去与新妙人共享团圆饭。或许,我不过把那一次团圆饭当成是普通的聚餐吧!
 
回到了属于自己的空间,我开始回顾过去一年自己的表现。年关之前的检讨,我发现自己在过去一年并没有任何表现与成就。结束大学学业后,虽然得到一份工作,但那份不甚用脑筋的工作,让我在那里荒度虚日了。同时,半年了,我仍旧没有开始我的硕士课程。那是我在大学期间就定下来的目标,如今却在彷徨。
 
送室友出门的途中,我说了自己的焦虑,也表现了自己对前程的徘徊。
 
刚接了翠的电话,也透露了自己对过去一年来的恐慌。她在电话的另一端说道:“至少你毕业后坚持自己的工作,直到得到更好的高就,这是一项能耐的考验,是时下年轻人缺乏的。”当然,他也提到每项工作有每项工作之意义与贡献,只视我们如何看待之。他的话语,算是给我最大的安慰吧。
 
立春早已过去,丁亥年算是已经到来了。屈指一数,我竟然在这世上走了两轮。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